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亞丁城的風 > 第254章

第254章

來證明此地無銀三百兩。我笑起來,一邊笑著,眼淚卻一邊止不住的往下掉。“快吃吧。”他催我,“吃完了點蠟燭,許願。”“我的願望就是有朝一日成為首席記者!”“你有病吧!”他皺眉,瞪著我,“願望不能說,說出來該不靈了!”“凶什麽?”我看著他,“是不是因為我的願望裏沒有你,所以你不高興?”“林七月,我怎麽以前就沒發現你話多?”……那個特別的生日在跟他鬥嘴中度過。我吃的很飽,仰在椅子上一動也不想動。羅燃這可惡...而麵對這一切沒有別的辦法,隻能硬撐。

天知道那段日子我經曆了什麽。

每天有接不完的電話開不完的會,還得被股東們指著鼻子罵。

被外界質疑,被嘲諷被譏笑,“抄襲”兩個字簡直成了打在我身上的烙印。

海棠傳媒的股價因為這次不良影響而一落千丈,有好幾次幾乎跌停。

我整夜整夜的失眠,脾氣也逐漸暴躁,吃不進去東西,短短兩個星期我瘦了十幾斤。

一天早晨我站在穿衣鏡前,竟發現鬢角有了白發……我愣了半晌,猛地大哭起來。直到這時我的情緒纔好像開了閘的洪水,洶湧而出。直到這時,我纔有時間好好哭一場。

突然一隻大手輕撫我後背。我又聞到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

一時間情難自已,我靠在他懷中,釋放所有悲傷。

“沒事,有我在。”羅燃輕聲說,“七月,發生這麽大的事,為什麽不第一時間告訴我?”

我苦笑一下,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我說,“好像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就養成了不依靠你的習慣。能自己解決的,我盡量自己做。”

“可我是你丈夫!”

“羅燃……”

我抬眼看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一如從前。

這麽多年,他好像變了,又好像完全沒變過。

“羅燃,”我低聲說,“其實我沒有什麽天分,全靠死撐。”

“但是你有我。”他拍拍我肩膀,“聽我說,七月。三天後會有一場新聞發布,你出席,然後把事情一五一十解釋清楚就好。”

“什麽?”

“我已經調查清楚了。”他額頭頂著我的額頭,輕聲道,“那天你新書簽售會,來搗亂的那個女人,其實是唐敏派來的。她說你抄襲了一個不知名的小作家,其實是那個小作家抄襲了你。隻不過現在這些媒體都喜歡槍打出頭鳥,偏幫那些所謂的弱勢群體……嗬,所以他們巴不得用你來做文章。”

“怎麽能這樣!”我氣憤至極。

“這個圈子就是有很多怪事。”他堅定的眼神,給我一種很安穩的力量。“你不要著急,也不必放在心上。隻管做好你該做的。”

“七月,”他輕笑,“以後的路還很長,這次的事恐怕隻能算一個小水花。不過你放心,我再也不會讓你單獨麵對。”

我輕輕靠在他肩上,閉上眼睛。

緊繃了好久的神經在這一刻鬆弛下來。我的手漸漸攀上他脖子,讓自己跟他貼的更緊,更親密……我細細感受這個男人的一切,他的呼吸,他的體溫,他溫熱的手掌,他曆經風浪後淡然的眼眸……

他很完美。

然後突然想到,這樣一個完美的男人屬於我。

我心裏便像海浪一般澎湃著。

這場風波總算在一個月後平息下來。

海棠傳媒的股價恢複了正常,堵住了股東們的嘴。幾家比較大的媒體為我正名,然而事情已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惡劣影響,再怎麽正名,也彌補不了之前的損失。

新電影還是無法投拍,之前所做的努力眼看要打水漂,這時又是羅燃挺身而出。他力排眾議,堅持投拍這部電影,不惜一切代價。

我對他說,“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做……這電影就算拍了,恐怕也不會有票房。”

“我又不是為了賺錢。”他在廚房裏做蟹黃燒麥,一邊做一邊衝我笑,“我隻是想讓你的新書有個好歸宿!”

“那就更沒必要。”我倚在門框上,看著他。

他忙碌的身影讓這間公寓充滿了煙火氣,他寬厚的脊背為我撐起了一片天,讓我安安心心在他的庇護下,做個快樂的小女人。

我從後背抱住他,深深嗅了一下他身上的味道。

“別鬧。”他輕聲笑,“我手上有油。”

我還是抱著他不肯放手。

他擦擦手轉過身來,靜靜看著我,撲哧一聲笑出來。“林七月,小時候你見了我就像老鼠見了貓,躲我躲的遠遠的。現在年紀大了,反倒學會撒嬌了?”

“我?”我怔怔看著他,“我年紀大了嗎?”

“你說呢!”他捏我鼻子,“大嬸,你女兒都上學了!”

我笑著捶他,“你敢叫我大嬸,你纔是大叔呢!”

不過時間確實過的好快,一轉眼我們都過了而立之年。

我看向角櫃上那張照片,十五歲的我和二十歲的他,冰天雪地裏去坐旋轉木馬,凍紅了鼻子……點點滴滴的畫麵,彷彿還在眼前。

“以前,都是我不好。”羅燃在我耳邊說。

他嘴裏的熱氣嗬在我耳邊,我心頭一陣酥癢。

“以後我會守在你身邊,不讓你吃半點苦。”

我笑著點點頭。

“羅燃。”

“怎麽了?”

“我們……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好不好?”

這件事我猶豫了很久,今天終於借著這個機會,鼓足勇氣說出來。

羅燃眼中先是閃過一絲驚訝,接著喜悅之情漸漸蔓延。他一把抱住我,聲音有些顫抖的問,“真的?”

“真的。”我輕聲說,“羅燃……我也想把從前的事情都忘掉。我們重新開始吧……我會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這次的事,確實讓我感到疲倦。你剛剛又說,晴天都已經上學了……我突然覺得,這些年虧欠了女兒很多。”

“以後我想抽出時間多陪伴她,也好好照顧你。我還想再給你生個兒子。”

“不止一個兒子。”他吻我額頭,一邊傻笑一邊說,“我要你不停的給我生孩子……我們至少要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如果可能的話,我還要更多。我要每天一回家就看到孩子們圍在我身邊,想聽到他們喊我爸爸……我要跟你好好的,我們永遠都不分開……”

我眼淚情不自禁的往外湧,聽著他這些話又哭又笑。我把臉深深埋進他胸前,腦海裏浮現出未來生活的美好。

“七月,我們一定要試一試……”羅燃有些激動,“相信我,我會讓你幸福。我們在年老的時候還要一起牽著手去坐旋轉木馬,好不好?”這輩子唯一的孩子。這個世界上唯一跟我有血緣的親人。我依然住在羅家。羅成把外麵的事處理的很妥當,再也沒有閑言碎語議論我跟羅燃,也再沒有人懷疑我肚裏孩子是誰的。宋思琪沒再來胡鬧,我幾乎以為曾經那些風波都是我的幻覺。羅成會每天回來陪我,也就是在我房間裏坐一會兒,說說話。我們之間的關係緩和不少。但沈棠一直沒同意我們正式結婚。我能理解她,一個傷害過她兒子的女人,如今還懷著別的男人的種,任憑哪個母親都不可能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