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 第548章 吃得死死

第548章 吃得死死

程都緊緊地攥著沈月歌的手,外人看來這就是一對兒熱戀期的小情侶,殊不知沈月歌心裏恨不得將這小王八蛋生吞活剝。等終於到了家,喬聿北把人放在沙發上,冷了一路臉的沈月歌才沉聲開口,“你可以走了。”喬聿北從冰箱裏拿出一瓶水,擰開喝了兩口,才道,“我不走,醫生不是說你生病期間需要人照顧嗎,我來照顧你。”沈月歌眉心跳了跳,“不需要,我自己也能照顧我自己,實在不行,我雇保姆也可以!”喬聿北突然勾著唇角湊過來,“沈...沈月歌很久都沒說話,這件事情上,她沒有資格替甄心去說原諒,嚴格來說,她跟喬聿北都是罪人,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減輕彼此的罪過,盡力去彌補造成的傷害。

她將手放在喬聿北的掌心,輕輕握了握,聲音很輕說,“這件事不能全怪你,我把外公的房子和遺囑看得太重,喬錦年拿著這些威脅我,我就束手無策。比起你,這些又算什麽?外公最希望的就是我過得幸福,跟你在一起我才會幸福,是我自己弄錯了輕重,讓你患得患失,其實出事那天,我本打算找你爸爸說清楚我跟喬錦年的關係,接觸婚約的,但是沒來得及……”

“如果我們能多一點溝通,事情不會變成今天這樣,”沈月歌撫摸著他的臉頰,嗓音有些沙啞,“小北,如果我們的感情是建立在傷害一個無辜人的基礎上,我永遠不可能心安理得的去愛你,你明白嗎?”

喬聿北眼睫顫了顫,攥緊她的手,“我沒有想要傷害她。”

“我相信你,”沈月歌看著他的眼睛,“在你愛我的每一秒,我都相信你,同樣,你也要相信我,不管……”沈月歌頓了頓,“不管發生什麽,相信我。”

甄心出事之後,沈月歌心裏那種不安比之前更甚。

喬克對這件事震怒,瘋狗一樣死咬著不放,花了大量財力人力去調查這件事,她擔心早晚會查到喬聿北頭上,到時候順藤摸瓜再查出她跟喬聿北的關係。

小兒子為了自己“嫂子”,設計陷害自己的兄長,喬克這樣傳統的人,為了保全家族聲譽,或許不會對喬聿北怎麽樣,但是她和她背後的沈家,肯定是要為這件事付出代價。

她謹小慎微走到今天這一步,無論如何都不能因為這件事毀掉。

他們到警局不久,何宴就帶著律師過去了,一番周旋後,把他倆給弄了出來。

“二少,沈小姐,喬總在車上等你們。”

出來警局大門,何宴就攔住去路,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子,做了手勢,“請。”

喬聿北不太想去,被沈月歌看了一眼,抿起唇,一臉不高興的跟了上去。

何宴開車,律師坐在副駕駛,喬錦年坐在左側靠窗的位置,沈月歌本想先上車,結果被喬聿北抓住胳膊扯開,自己先鑽了進去,坐在喬錦年旁邊,沈月歌就隻能坐在右側窗戶,兩人正好被他隔開。

沈月歌對他這種幼稚行徑簡直無語,在他上車後,也跟著上了車。

喬錦年視線在兩人身上掃了一圈,問沈月歌,“沒傷到你吧?”

沈月歌搖頭,“我給你發的視訊裏麵那兩個人,你看了嗎?”

喬錦年點頭,“查到是星空傳媒的記者。”

“星空傳媒?”沈月歌皺起眉,“有點耳生,什麽來路?”

“小媒體,註冊不到一年。”

沈月歌擰起眉,“小媒體沒這麽大膽子吧?”

喬錦年抿起唇,眉心緊縮,顯然也是覺得這件事透著不正常,“不知道具體來路,他們不承認認識這家人。”

沈月歌還沒說話,喬聿北就插嘴,“你直接問誰會承認?直接蒙著頭揍一頓,看他們能嘴硬多久。”

喬錦年……

沈月歌……

這注意雖然土匪,但此刻聽起來卻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對付流氓就得用流氓的辦法。

“我覺得可以試試,”沈月歌看了眼喬錦年,“他們背地裏搞動作,我們也沒必要跟他們客氣,找手腳利落有經驗的,別弄殘弄死,好好撬撬他們的嘴。”

喬錦年若有所思的看了沈月歌一眼,良久才道,“我想想。”

車裏頓時安靜下來,過了一會兒,喬錦年問喬聿北,“你怎麽來公司了?”

“我為什麽不能來公司?”喬聿北撇撇嘴,“碰巧路過,怎麽了?”

喬錦年心情不太好,也沒在意他說話的態度,“這幾天別往公司跑,最近不太平,別讓人扯著你做喬宇的文章。”

這話就讓喬聿北不高興起來,“什麽叫扯著我做喬宇的文章,現在鬧醜聞的人是誰?別自己屁股沒擦幹淨管別人的閑事!”

沈月歌踩了他一腳,暗示他閉嘴!

喬聿北氣悶的瞪她,不服氣道,“他先說的我!”

沈月歌……

這傻狗!

喬錦年臉色難看,沈月歌急忙勸解,“你們倆別吵了,當務之急是把眼下這關過去,吵能吵出解決辦法嗎?”

喬錦年深吸一口氣,眼神變得陰狠,“你說得對,等我揪出是誰在背後搞鬼,我不會饒了他。”

沈月歌心頭一悸,抿著唇沒說話。

喬聿北麵色淡漠,像是提及跟自己無關的事一樣,隻有沈月歌擔心不已。

車子快到香山公寓的時候,喬聿北就提前下車了,喬錦年把沈月歌送到公寓,就急匆匆走了。

沈月歌前腳剛進門,一壺水都沒燒熱,門鈴就響了。

她端著剛倒的溫開水,走去玄關透過顯示器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前麵下車的喬聿北。

她一邊喝水,一邊看著某人在外麵敲門。

就這麽過了四五分鍾吧,喬聿北突然抬頭盯著上麵的攝像頭,“你該不是在裏麵盯著螢幕看我吧?”

沈月歌唇角微微上揚,放下杯子,開了門,看也不看他,拿著杯子就往裏走,一邊走一邊問,“你不是知道密碼嗎?”

喬聿北關門的時候掃了一眼顯示屏,果然開著,正對著門口的實況。

他就知道!

“我怕你不想見我。”

沈月歌看了他一眼,還會裝可憐示弱了?

她故作嚴肅道,“你就不怕喬錦年在這兒,跟你撞到,就這麽直接過來?”

“我看著他車子走來才進來的。”

沈月歌坐到沙發上看他,“你來幹嘛?不是說最近不要來我這兒嗎?”

喬聿北挨著她坐下來,“我來給你做頓飯,你瘦好多。”

沈月歌……

她拿喬聿北沒有辦法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家夥太會哄人!

就算在冷戰的時候,也要硬邦邦的關心她吃沒吃好,睡沒睡好。

對著這樣一個人,她怎麽可能完全硬的下心腸?喬聿北簡直是把她吃的死死的。

麵上不露絲毫動搖,沈月歌依舊硬著語氣,“家裏什麽菜都沒有,做西北風給我吃嗎?”道,她跟傅景安在一起,好多年了吧,有時候也不能怪傅景安渣,她要是不這麽縱容著,傅景安能越玩越過分嗎?有時候你哀其不幸,不如怒其不爭,不過別人的事兒誰說的明白呢。”月歌沉默著沒說話。局外人,總是看得更透徹些。“我去,那是不是姚雪穎?”顧一念搖著沈月歌的胳膊,差點沒被咖啡灑她裙子上。“什麽?”“跟傅景安樓一塊兒那女的呀,你戴著眼鏡,快幫我看下!”月歌看過去的時候,傅景安正湊過去在姚雪穎臉上親了一下,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