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巔峰權貴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改革與支援(二)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改革與支援(二)

吸了一口氣,平複了內心的憤怒與激動之後。再一次跟著服務員朝著單間走去,今天李天舒要見的是他的兩個好兄弟,在他落難的時候也不離不棄的好兄弟。李天舒覺得,人這一生能夠有兩個這樣的好兄弟就知足了。而李天舒恰恰能夠擁有,這不是福氣嗎?李天舒回想著那兩人的樣子,心中也是不自覺的笑了笑。“以後隻要哥們在,誰也甭想欺負我這兩個兄弟!”李天舒的內心想著,不過隨後李天舒又是笑了笑,這兩個兄弟還能夠被別人欺負?兩個人...“前一段時間我看到一些關於石油和石化的報道,一個這麽大的壟斷性企業竟然一年虧空那麽多,簡直就是笑話……”洪書記無形中已經是磨刀霍霍了。

李天舒肅然道:“其實我認為不止是這些,鐵道係統、國資係統哪一塊不存在問題?各地方政府的打老虎都是要拍的,就看怎麽個拍法了。”

洪書記道:“天舒同誌,你認為從哪一塊著手比較的合適?”

洪書記這麽說,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想法,隻不過這個想法並不是非常的成熟,很多黨內的老同誌都在,有些問題過猶不及。

李天舒道:“我個人認為改革現有的狀況,第一點就是要掃除改革道路上的有些阻力,有一些老同誌一直都是保守的,他們認為現在的製度就很不錯,偶爾打一兩個打老虎,打斷骨頭連著筋,很是不好弄。要想整個改革持續下去的話,我認為至少要堅信一點,那就是公平、公正。如果沒有這個作為基礎的話,恐怕很難實施的……”

洪書記微笑著點點頭道:“之前你提到的養老製度問題,你認為現在的養老製度已經到了必須改革的地步了嗎?”

李天舒笑著道:“洪書記,我就舉一個例子吧,我調研川西的時候,老百姓普遍認為一件事情,那就是公務員基本上都是喝茶看報紙的多,這樣的人憑什麽比那些辛苦了一輩子的工人退休的時候要高那麽多?甚至有人說,革命隻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那些整天在塵土飛揚、煙霧繚繞的地方工作一輩子的人,最後拿的錢卻沒有那些整天無所事事的人高?憑什麽?”

洪書記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說句實話,其實反腐這一塊洪書記覺得根本沒有什麽問題,也因此洪書記首先丟擲了這個觀點。

但是養老製度的改革?這個可是涉及到核心方麵的問題了,龐大的群體改革,利益集團的碰撞,這些都是影響整個國家的事情。

如果一個處理不好,到時候引起大力度的反彈,那整個改革就算是失敗了,實際上國家之前也是嚐試過改革的,但是改革基本上都是以失敗而告終了。

這到底是為什麽?很多人認為改革不就是上層一句話的事情麽?事實上並非如此。

洪書記為什麽在臨走之前還要請李天舒吃一頓飯?此刻李天舒的力量已經是非常的龐大,而且洪書記也有意打算讓李天舒作為自己未來的接班人。

李天舒和自己很多方麵的執政理念實際上是非常的相似的,洪書記似笑非笑的說道:“製度的改革往往觸碰的是利益階層,如果想要真正的讓改革深入人心,那麽就必須要形成一個整體的觀念,養老製度分軌製度是之前製定下來的,如果降低公務員、事業單位待遇的前提不能夠成型,我們是否可以換位思考一下?”

李天舒笑著道:“其實造成目前民眾壓力的是差距太大,如果國家能夠積極主動的縮小差距,那麽民眾應該也能夠接受的。”

“循序漸進,溫水煮青蛙,這個做法的確是非常的不錯的。”郭宇航也是點點頭道。

洪書記道:“是啊,任何事情急功近利實際上都是不怎麽好的,尤其是這個是要拔除特權階層、利益階層的一個實質性的問題。有些話好說是因為它不涉及到核心利益,有些話就不一樣了。事業單位的改革實際上從什麽時候就開始了?98年。但是為什麽到最後都是不了了之呢?原因很簡單,阻力太大。”

李天舒道:“洪書記說的對,但是如果沒有阻力,這樣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們再去瞎*心了,現在既然我們要*心,那麽就說明瞭有*心的必要。這個是民生大事,是國家平穩的一個前提,一切的社會亂象都是來源於不公。”

“養老製度、醫療製度、教育製度等等等等,這些都是擺在我們麵前的核心問題,這些東西裏麵都是有著很多的利益集團,關係錯綜複雜。一起上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這個是需要時間去慢慢的積累的,需要一代領導人,甚至是幾代領導人共同去實現和完成的。既然我們知道問題,我們就要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如果洪書記需要改革,我不惜做這個排頭兵……”李天舒並沒有太多的推辭……

洪書記笑著道:“我改革不完的,你接著幫我改,你改革不完的東西,讓接班人接著給你改,我就不相信三十年的時間我們還改不出一個讓民眾滿意的華夏出來。”

洪書記此刻也是豪氣雲天,這個時候他知道,退縮就是退讓,他沒有理由退縮,更加的沒有理由退讓。

李天舒的支援讓他更加的充滿了信心,李天舒背後也是有著強大的支撐,李家的勢力也是遍佈全國的。

李天舒笑著道:“其實支援改革的並不是我一個人,據我所知,華家的華立民同誌也是支援改革的。”

其實按照道理來說,老一輩的紅色家族是最不希望改革的,但是出乎意料之外,華家和李家竟然同時支援改革,這個就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洪書記笑著道:“看來有憂患意識的同誌還不在少數嘛,哈哈……”

李天舒把這個說給洪書記的主要原因就是要合眾連橫,既得利益集團與他們之間的交鋒註定要有,這個時候能夠拉攏一方是一方。

到時候在對抗的時候纔能夠不落下風,這一點洪書記看的是很清楚的,即便是到了總書記的位置上,難不成就不需要別人去支援了麽?

有些話李天舒並沒有說,軍隊方麵的腐敗問題已經是深入人心,李天舒相信洪總是知道的很清楚的,現在他隻有為洪總提供強大的後背支撐。

有了這樣的支撐,洪書記才能沒有後顧之憂,纔能夠將改革不斷的進行下去,隻要堅持個五年十年,改革就是大勢所趨,任何人也無法阻擋他的步伐。

洪總剛才的一席話,實際上就是要著重培養李天舒為接班人的意思,隻不過李天舒現在的心中非常的平靜。對於李天舒來說就是賺錢的工具,資金在自己的手中纔好調配。郭宇航道:“我覺得二哥的意思應該是為了某種政治目的,不過下這麽多的本錢是我這麽多年來第一次,我查閱了一下閩南省委洪書記的履曆和資料,我得出了一個結論。”“結論?什麽結論啊?嗬嗬”郭浩和陸豪兩個人一直都在享受生活,對於這些事情還真的是有些漠不關心的。郭宇航笑著道:“洪書記應該是下一屆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我想二哥是看重了這一點……”郭浩和陸豪兩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