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全屬性武道 > 第2421章 難道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劫焱魔光!這母龍怕不是屬狗的!

第2421章 難道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劫焱魔光!這母龍怕不是屬狗的!

2��ȸ܊�F�����ߞ�ʲ��ͻȻ�l���@�N��ֵ�•������0�2�0�2�0�2�0�2������ע�⵽���ǹ��꣬�b�Džs�]�����܉��J�ó�������ʲ�ᣬ����ԭ���O����Ҋ�������ֹ��Ҳ�b���}Ů��ه�zһ�˓��У���Щ���ߛ]Ҋ�^Ҳ���������0�2�0�2�0�2�0�2�ȵ��װ��ϵı��˷����^��r�����v�ѽ��hȻ�hȥ���0�2�0�2�0�2�0�2�����K����ף�...“那血族血子受到了魔神級存在與真神級存在血液的反噬。”

紀老掃了一眼血神分身所在的位置,瞬間明白了過來,開口解開了天炎尊者等人的疑惑。

“原來如此!”

天炎尊者等人隻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會兒也立刻明悟了其中的原由。

魔神級與真神級存在的血液,豈是那麽好煉化的。

這血族血子不過區區中位魔皇級,能夠煉化一部分為己所用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但現在終究是受到了反噬。

他們心中頓時鬆了口氣,這也許是一次好機會,能夠讓燭魔尊者盡早解決那血族血子。

難道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

所以才讓那血族血子自己出問題!

雖是不朽級尊者這個層次的強大存在,他們卻更加相信世界意誌與氣運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接觸到的世界之秘已經不少了。

連他們自身的不朽神國都能夠誕生意誌,這偌大的宇宙又怎麽可能沒有呢。

當然,這種冥冥之中的東西,誰也說不清楚,隻能是猜測而已。

此次那血族血子突然被反噬,實在來的過於巧合,讓人不得不多想。

“哈哈哈……”

這回輪到燭魔尊者大為高興了,他看著血神分身此刻的模樣,徑直大笑了起來。

語氣中也滿是嘲諷。

讓這血族血子嘲諷他,現在遭到報應了吧。

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你笑的太早了。”血神分身抵擋著那冰火兩重天的力量,淡淡說道。

“嗯?!”燭魔尊者笑聲戛然而止,眯起眼睛,盯著血神分身道:“你還在嘴硬,我看你能支撐多久。”

“嗬嗬,那你就看著好了。”血神分身淡淡一笑,麵色毫無變化,好似一點都不擔心。

不管如何,表麵不能慫。

主打的就是一個嘴硬。

燭魔尊者不再多言,繼續和血神分身極限拉扯。

他覺得結果很快就要出來了。

這個血族血子根本撐不了多久,他不過是在故弄玄虛。

……

另一邊,撒焱羅魔神與那位寒冰真神也是看了過來,眼中浮現出一絲譏諷。

祂們的血液,豈是凡血能比。

區區一個中位魔皇級,有什麽資格煉化祂們的血液?

可以說,這種譏諷就是上位者對下位者天然的蔑視。

即便撒焱羅魔神與血神分身同屬一個陣營,此時也是露出嘲諷。

說到底,血神分身吸收煉化祂的血液,已然是一種冒犯,讓祂心中對血神分身升起了一絲不滿。

至於血神分身剛剛的話語,祂們也沒放在心上,同樣覺得他不過是在嘴硬罷了。

這種情況下,又能夠支撐多久?

“哼,你若能活下來,吾倒是可以既往不咎。”撒焱羅魔神心中輕哼一聲,不再關注那邊的戰況。

祂所積蓄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等祂解決了眼前這個寒冰真神,再去處理那光明宇宙天驕。

若不殺了那小子,祂絕不會輕易離開。

竟敢侮辱一個魔神級存在,誰給他的膽子。

撒焱羅魔神看向寒冰真神,雙目之中浮現出一絲殺意,冷冷喝道:“劫焱魔光!”

嗡!

火海之中,幾道刺目的亮光出現,似雷霆劃破長空,劈開了火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下一刻,這些亮光瞬間朝著一處匯聚,而後化作一道光束徹底破開火焰,激射而出。

這道光束如火焰,亦如雷霆,奇異非常,徑直衝向寒冰真神。

速度快到了極致。

那位寒冰真神目光頓時一凝,手中寒冰螭龍戰刀劈出,無盡寒意爆發。

一道數十丈長的刀光衝天而起,虛空凍結,冰封萬裏。

轟!

雙方的攻勢在半途碰撞,刀光中無盡寒意席捲而出,冰封那道暗紅色光束。

但也僅僅持續了一瞬間,哢哢之聲隨之傳出,寒冰碎裂。

熾熱的火焰從光束之中爆發,更有雷霆閃耀,徑直破開寒冰,彌漫在寒冰表麵之上。

電弧躥動,讓那寒冰寸寸碎裂。

但碎裂的同時,深層的寒意爆發而出,又再次冰封。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此刻彷彿陷入拉鋸之中。

寒冰真神這刀光所蘊含的寒冰之力極為恐怖,應當與寒冰螭龍有關。

隻需想一想王騰那顆冰螭珠當中的寒意,就可以窺一斑而知全豹了。

寒冰真神此刻所爆發的寒冰之力,隻會比王騰那顆冰螭珠內的寒冰之力更強!更恐怖!

除非王騰讓冰蒂絲完全破封,否則很難與其相比。

“這是……”

冰蒂絲驚疑不定的聲音在王騰腦海中響起。

此刻王騰脫困,她也終於可以知道外界的情況,看到寒冰真神所爆發的力量,瞬間就看出了什麽。

“冰蒂絲,那柄戰刀好像有著你同族的力量?”王騰道。

“是的,是我同族的力量。”冰蒂絲聲音冰冷的說道,毫無波動,讓人聽不出她的情緒。

“額……”

王騰沉默了一下,小心問道;“你不會生氣了吧?”

“我有什麽好生氣的。”冰蒂絲的聲音依舊毫無波瀾。

“那畢竟是你的同族,如今好像被煉成了兵器。”王騰道。

擊殺星獸煉製戰兵,這是非常常見的事情,本不算什麽。

甚至連星獸自身,也同樣會擊殺其他星獸,或是食用,或是煉製成兵器。

這不過是弱肉強食罷了。

可現在涉及到了冰蒂絲,那就是不小的問題了。

誰知道這頭母龍是不是生氣了。

女人生氣很麻煩,母龍生氣會更麻煩。

“那又如何,連我都被煉成了兵器,一個我不認識的同族,又算什麽。”冰蒂絲淡淡道。

“……”

王騰頓時無言。

好大的怨唸啊!

說是不在意,但其中的怨念任誰都聽得出來好吧。

他都盡量避開兵器這事了,結果她自己又提了起來,這讓他怎麽接話。

天都給聊死了啊。

“那柄戰刀之中融入的寒冰螭龍材料最起碼也是半神級!”冰蒂絲繼續道。

“……”

王騰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這樣評論同族的身軀真的好嗎?

“似乎是融入了我那同族的脊骨與星核。”冰蒂絲又道:“哦,還有麟片!”

“……”

好家夥,比冰蒂絲還慘。

脊骨,星核,乃至麟片……這幾乎是把所有能用的材料都用上了啊。

難怪冰蒂絲這種語氣。

連王騰都感覺有些滲人,這平靜的語氣下彷彿潛藏著驚濤駭浪,令人心驚。

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隨便開口了,不然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被淹死。

而且不知道為什麽,他隱隱感覺這語氣有點不對。

等等……

“你是主魂?!”王騰心中一驚,連忙問道。

“嗯!”一道平淡至極的回應。

“……”王騰不由深吸了口氣。

好家夥!

真是好家夥!

把這萬年不出的主魂都給激出來了。

上一次出現,還是上一次呢。

“咱別這樣,悠著點啊,那可是真神級存在。”

王騰不敢保證這姑奶奶會做出什麽事情來,終於不能保持沉默了,連忙說道。

“我像是那種衝動的龍嗎?”冰蒂絲主魂淡淡道。

“你現在看起來就很像。”

王騰心中自語了一句,但沒敢說出來,笑嗬嗬道:“你可是寒冰女神,冷若冰霜,怎麽可能衝動。”

“你倒是會說話。”

冰蒂絲的語氣終於出現了一絲鬆動,幽幽歎息一聲,道:“你說那位寒冰真神的身上還有我同族的身軀嗎?”

“這去哪裏知道。”王騰猛地反應過來,問道:“你想要?”

“如今有了那亡骨之龍,若是再有我同族的身軀,自然更有助於恢複我的肉身。”冰蒂絲直言不諱。

“……”

王騰再度無言。

合著搞了半天,你自己也想要同族的身軀是吧?

剛剛還一副死了親人的模樣,現在居然就想利用同族的身軀了,實在讓人很懷疑你剛剛是不是假裝的啊。

“死都死了,自然要利用一下。”冰蒂絲很自然的說道。

“您說得對,廢物利用。”王騰點頭道。

“你說誰是廢物?”冰蒂絲的語氣驟然變冷。

“……”

這語氣是真的冷,王騰頓時一個激靈,打了個哈哈道:

“口誤口誤,這叫資源再利用,你們寒冰螭龍的身軀怎麽可能是廢物呢,那都是寶物啊。”

“寶物?所以你們就如此肆無忌憚的屠殺我們這一族?”冰蒂絲道。

“???”

王騰被噎了一句。

這母龍怕不是屬狗的,逮著機會就咬。

他招誰惹誰了。

不過,咱大度,不跟她一般見識,沒必要和一頭母龍爭辯,吃力不討好。

反正這母龍現在在他手中,以後能不能放她自由,還要看他的心情。

現在衝他發脾氣,以後他就從其他地方找補回來,有她後悔的。

說實話,要不是看在對方的能力還有用,且平時相處還不錯,如今勉強算是朋友,他可不會慣著對方。

想到這些,王騰心情舒暢了,也不在意對方耍點脾氣。

“你知道為何我們這一族的數量逐漸變少嗎?”冰蒂絲突然問道。

王騰愣了一下,目光微閃,說道:“該不會是被屠殺的吧?”

“不錯。”冰蒂絲幽幽道:“我族本身就極難孕育新的生命,再被屠殺,數量自然就越來越少。”

“許多種族,便是這樣慢慢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的。”

她的聲音依舊平靜,但卻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哀,若非兩人正以靈魂直接交流,王騰可能還感覺不到。

此刻,他似乎終於明白冰蒂絲的情緒為何有些不對。

寒冰螭龍的數量確實越來越少了,尋常難見。

這個時代,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人見過此種龍類星獸了吧?

就算有人見過,也是那些高階存在。

他們活了太長歲月,見過的星獸數不勝數,自然連寒冰螭龍這樣罕見的龍類星獸也是見過的。

不像很久遠以前,寒冰螭龍雖然也算罕見,卻不至於如此銷聲匿跡一般。

說到底,還是中間出現了許多變故,才造成了這般結果。

“這個時代,還有多少寒冰螭龍?”王騰問道。

“不知道。”冰蒂絲搖了搖頭,說道:“但應該不多了。”

“其實,以你們的強大血脈,就算數量希少,也不至於完全滅種吧,總會有血脈流傳下來。”王騰安慰道。

他可是知道,星空巨獸其實是很頑強的。

盡管數量稀少,但卻有諸多辦法能夠留下傳承,保證血脈不會斷絕。

就如那虛無吞獸一般。

誰又能知道它們會將幼崽孕育在一顆星球的核心之中,而且那顆星球還位處偏僻之地,人跡罕至。

外人連找都很難找得到,何況是發現其中的虛無吞獸了。

甚至星空巨獸因為本身血脈的強大,導致血脈不會輕易消失。

所以它們還可以在一些普通星獸身上留下自身血脈,讓其慢慢延續下去。

直至某一頭星獸遇見了大機緣,便有機會返租。

如此一來,星空巨獸便又會重現世間。

當然,這是沒辦法的辦法。

王騰終究隻是一個外人,無法感同身受。

對於冰蒂絲而言,考慮的是種族的繁盛,而不單單是延續。

一個強大的種族幾乎被人屠殺殆盡,這換誰都難以接受。

“不說這些,你能否幫我問問那寒冰真神的身上是否存在我族的身軀?”冰蒂絲沉默了一下,還是說道。

“你還真看得起我。”王騰無語道。

“有機會就幫我問問,那位真神的身上若真有我族的身軀,你幫我弄回來,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寒冰類天地奇物的訊息。”冰蒂絲認真的說道。

“寒冰類天地奇物?!”王騰心中一驚:“你確定?”

他感覺自己最近運氣貌似有點太好了。

剛剛得到一種光明類的水係奇物,現在又有寒冰類的天地奇物訊息送上門來?

好事怎麽就接踵而來了呢?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需要確認一下,免得被冰蒂絲忽悠了。

“自然。”冰蒂絲肯定的說道。

“不對吧,你已經沉睡了這麽多年,怎麽保證那天地奇物還在?”王騰並沒有被這個訊息衝昏頭腦,目光一閃,又問道。(本章完)�^�������e�X���0�2�0�2�0�2�0�2��������Y�I��Ο�ߚ�Ϣ�^��߀���ڣ���������ʧ���0�2�0�2�0�2�0�2���ᆖ�}���ˡ��0�2�0�2�0�2�0�2�@λ���αO��ʷ������p��{�S�v����ģ��0�2�0�2�0�2�0�2һ�r�g�������������v��Ŀ�ⶼ׃�ˡ��0�2�0�2�0�2�0�2һ�_ʼ�����b�� �f�^�@λ���αO��ʷ�����E���K�]������...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