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我死後,渣男瘋了 > 第162章 你和厲司琛離婚!

第162章 你和厲司琛離婚!

算看到了,我也不會說的。這些人,都該打啊。“他們……要侵犯我。”我聲音沙啞的開口。警察蹙眉。“都帶走!”“草,她穿成這樣,我們以為是個妓女呢。”侵犯我的人在汙衊我。我全身顫抖,雙腿發軟的站了起來,抱緊自己。“我不是……”“先回警局!”我跟在警察身後,全身還在發抖。剛走出巷子,我看到了傅銘煜的車。他回來了,下了車,站在雨中,看起來有些狼狽。他上前了一步,像是要和我說話,可喉結動了動,沒有發出聲音。我...樓上,阿星不知道什麽時候躲在那兒,我看見他的時候,不知道在偷著樂嗬什麽,見我看過去,那雙含著笑意的眼瞬間委屈了下來。“西西……好疼,睡不著。”

我能怎麽辦?歎了口氣,我上樓去哄他,感覺我應該是欠他的。

“西西……揉揉。”躺在床上,阿星伸出手臂讓我給他揉揉。

我有些心不在焉,伸手給他揉著。

厲三爺應該不會善罷甘休,阿星剛出事,緊接著我也出事,沒多長時間厲家老爺子也走了,厲三爺做事太過狠辣……

“西西,這裏也疼。”阿星指了指他胸口。

我在想事兒呢,他說哪兒疼就揉哪裏唄。

別說,胸肌還挺結實,他流浪這幾年,在哪兒鍛煉的,先天基因優勢吧,這讓天天泡在健身房的人情何以堪?

“西西,肚子也疼。”阿星瞅著我,明顯在得寸進尺。

我想著要怎麽回擊厲三爺,畢竟他接連送了這麽多的‘大禮。’

阿星拿著我的手放在他肚子上,我就揉了揉肚子。

別說,手感挺好,肌肉線條清晰分明。

不過我現在沒心情欣賞,厲三爺和秦越聯係上,這是最讓人頭疼的事兒。

估計是傅銘煜牽線,這個人就沒幹過人事兒。

我越想越生氣。

他還讓人把阿星打成這樣……

厲三爺和秦越這種人聯係上,能有什麽好事兒?

我現在想不起秦越到底對我做過什麽,在我遺忘的記憶裏,也包括了他,他似乎對他很恐懼。

“西西,這裏也疼……”阿星拿著我的手繼續往下放。

我單手撐著腦袋想事兒呢,手就被他……

“……”我反應過來,下意識就抬手打了一下。

就看見阿星可憐巴巴的蜷縮了一下,疼的捂下腹……

“西西,你謀殺親夫。”

我耳根紅透了,拽著他的耳朵威脅。“閉嘴。”

阿星很乖的閉嘴了,翻身趴下,把腦袋都埋在了柔軟的枕頭裏,大有要憋死自己的架勢。

我無奈的歎了口氣,抬手揉了揉他的腦袋。“阿星……老爺子葬禮,你打算怎麽辦?得大辦啊,聲勢越浩大越好,讓媒體都來,你得哭,你得扮演孝子賢孫。”

我小聲說著,雖然知道這很為難他。

老爺子對阿星並不好,甚至更多的是苛刻和虐待。

他們對阿星不管不問,明知道有這個孩子的存在卻依舊隻是把他扔在孤兒院,見他是天才以後纔想著帶回厲家,給厲家增添光彩。

卻又在他‘瘋癲’,天才光環不再以後,毫不留情的將他拋棄,甚至是……想要徹底毀掉他這個汙點。

人性的惡,在厲家真的被體現的淋漓盡致。

“葬禮,辦不成。”阿星埋在枕頭裏,聲音低沉。

大概是嗓子的緣故,他的聲音冷冽中透著恨意。

“辦不成?”我愣了一下,不辦婚禮肯定是不行的。

厲三爺也趁著這件事故意炒作呢。

炒作他是厲家現在的當家人,厲氏集團就應該由他來管理。

“啊啊。”門外傳來拍門聲,然後是犬吠。

我知道肯定是有陌生人來了。

可這裏……阿星住在這裏應該沒有人知道。

“星星。”我開了房門,是那個聾啞大叔,他用手語和不太標準的發音告訴我,是星星迴來了。

我驚喜的看著對方,往走下走去。

星星被陸哲送去醫院,肯定是脫離了危險。

“這狗生命力也挺頑強,隨主人。”陸哲穿了交警服,應該是剛下班,順路把星星送過來。“這狗挺聰明,該當警犬。”

我蹲在地上,看著腹部還纏著紗布的星星,衝它伸手,大狼狗開心的搖著尾巴衝我跑了過來,撲到我懷裏。

那一瞬間,我腦海中浮現的是小時候的畫麵。

“嘯天,咬他!”

“嘯天,上!”

“嘯天,搶!”

記憶裏,我好像帶著嘯天做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但暫時,想不起來太多。

唯一記得的是,我經常帶著嘯天威脅恐嚇小時候的傅銘煜。

想起那些……我似乎能明白傅銘煜為什麽厭惡我,為什麽覺得我是骨子裏就是壞了。可他應該純粹的厭惡我才對啊,我死後他裝什麽深情人設。

受虐傾向嗎?我小時候放狗咬他,他還要對我表演深情,騙我說他纔是我的愛人。

果然還是有病的。

“阿星沒事吧?”陸哲問了一句,蹲在一旁揉星星的腦袋。

星星好像能區分好人壞人,對陸哲也挺溫順的。

“受了傷,全身沒多少好地方,床上躺著呢。”我小聲說著。

“白媛沒死,阿城……認罪,最近凶手突然沒了動靜,也不再露麵,不知道這個連環殺人案是不是就到這裏結束了,希望阿城就是背後的人,他死了,一切都結束了。”陸哲小聲說著。

從目前的表現來看,殺人犯好像確實銷聲匿跡沉寂在水底了,就好像阿城死了,凶手也消失了。

“而且,警方從第三名受害女性體內發現被侵犯後留下的dna與第一個男性死者的dna對上了。”陸哲聲音低沉。

受害人就是殺人犯,殺人犯最終也變成了受害人。

這場連環殺人案的完美之處在於,凶手就藏匿在被害人之中,你永遠也猜不到,下一個殺人凶手是誰。

“我以前聽說過交換殺人,不同的陌生人替對方殺人,但這種殺人犯也成為被害人的連環殺人案,從沒有聽說過。”這種明顯是有組織有預謀甚至有紀律可言的連環殺人……

“持續沒有下一個受害人出現,阿城被定義為最終殺人犯的可能性很大,可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麽簡單。”陸哲的直覺還是很準的。

因為我也知道事情沒有那麽簡單。

“殺……程西的人,還沒有找到。”我看著陸哲。“有沒有可能,也是未來的受害人之一,比如白媛,她負責將程西騙到老街巷子,之後受害人才動手,她身上絕對有秘密。”

我始終都覺得白媛這個女人不簡單。

陸哲點頭。“所以我最近除了上班就是盯著這個女人。”

“你最近也要小心,厲家也是龍潭虎穴。”陸哲起身,看了眼樓上的位置,阿星站在窗邊。

他衝阿星擺了擺手,剛要走,厲三爺又來了。

確實是陰魂不散的。

這次一起來的,還有林建業。

“夕夕啊,厲家老爺子去了,你和厲司琛……”林建業提到厲司琛的名字還覺得害怕,咬牙開口。“離婚吧。”

我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林建業。“怎麽?林暖被狗咬了,狂犬病毒跑你腦子裏去了?”

林建業臉一黑。“當初你是被欺騙的情況下有了這份婚姻,我作為你的父親,有責任幫你申請婚姻無效。”剛接手公司的時候,眾星崛起,對傅氏集團非常友好,傅銘煜能站穩傅氏集團,能帶領傅氏集團走到今天的位置,算是遇見了貴人。他的貴人就是眾星集團那個神秘的總裁。所有人都猜測傅銘煜和眾星集團的總裁肯定有什麽關係,為了能結交眾星集團的總裁,也有很多人會故意和傅銘煜示好。但隻有我知道,眾星集團的總裁,連見都不肯見傅銘煜一眼。傅銘煜曾經親自去京市拜訪過,被拒之門外,之後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差。他不知道眾星集團背後的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