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進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日進小說 > 傾世女帝:黑蓮花翻身手冊 > 第2章 她從血中來

第2章 她從血中來

夫人是名動天下的女戰神,第二個夫人是名動傾安的美人。”“唉,你也不看看那個蕭靖和,才四十歲已經穩坐流雲第一丞相之位……”跟在那貴婦人身旁的兩個女子,一人年芳十七左右。姿容豔麗,儀態大方。一襲煙雲色薄紗罩著淺藍色長裙,腰間環佩叮當。一看就是貴家小姐。另一位年芳十五左右,鵝黃色的長裙襯得她愈發嬌嫩,容貌也是不俗。這三人和那血泊之中的紅衣女子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彆。“素兮妹妹,既然厭離已經死了,就將其葬了...葉素兮自然知道自己修為不高,年近三十也不過是個武者三段修為。

但她不能讓這母女三人帶走厭離。

就算厭離討厭她恨她,她也絕對不會將厭離交給這三人。

軟劍發出蜂鳴之聲,她握著劍的手不曾鬆動半分。

抱著蕭厭離的手亦不會放下半分。

她曾經發誓要守護好小主人。

即使粉身碎骨,她也在所不惜。

“上,將葉素兮拿下,帶回丞相府。”

蕭思然素手一揮,家奴便齊齊動手,他們可不管葉素兮是不是夫人。

在蕭府,他們就是聽命於許彩蝶的。

更何況許彩蝶纔是丞相夫人。

周圍傳來兵器相交的聲音。

葉素兮終究是雙拳難敵四手。

很快便敗下陣來,手臂上縱橫了好幾處傷口。

鮮血湧出,染儘白衣,觸目驚心

朦朧之中,蕭厭離好像聽到了說話聲和刀劍相交的聲音。

她倏然睜開眼睛,隻覺一陣頭暈腦脹。

原來是被人抱在懷裡。

還未反應過來這裡是什麼地方,就見一把劍朝著她的方向刺來。

她想也沒想,全憑本能就伸手夾著那柄劍。

小臉帶著一絲肅殺之氣,指尖微微用力,那柄劍就斷裂成幾段。

劍碎,人驚。

紅衣少女站了起來。

眾目睽睽之下。

一具屍體就這樣站了起來。

在場的人無不驚愕。

那些家丁也好似被定了身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個個呆在原地。

“什麼?”

“這是詐屍?”

“人都死了還能活過來?當真是稀事兒!”

……

蕭厭離本人此時也是一臉懵,她記得自己是在訓練高武家族的新人。

一把劍不小心脫手砸到了她。

然後她就死了?

她堂堂高武家族的家主,竟然被一把劍砸死!

不知道傳出去那些仇家怎麼笑話她。

她的一世英名就此毀於一旦。

而且更糟糕的是,她剛剛腦袋裡有一些記憶湧現出來。

她發現這副身體的原主人竟然是個人人嫌棄的廢材。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廢材流養成?

不!要!啊!

她好不容易成為高武巔峰大佬,現在又要從頭開始?

在她懊惱苦悶的時候……

許彩蝶母女三人側目而視。

不是說她已經死了嗎?

現在怎麼又站了起來?

許彩蝶生怕蕭厭離再次回到蕭府,立刻下令讓家奴將其就地誅殺。

“快殺了她,此人現在是妖邪附體,根本不是蕭厭離。”

她也不管此刻是不是在大街之上,一聲令下,就要讓家奴將其正法。

蕭厭離輕輕捏了捏自己的手腕,一雙眸子澄澈明亮。

帶著絲絲疑惑看著周圍。

這個說話的女人,根據原主的記憶似乎是叫什麼許彩蝶,現在的丞相夫人。

記憶裡她好像是叫過這個女人娘,但是在更早的記憶之中,她叫過另一個女人娘親。

很快她就反應過來,自己這是穿越到了古代,並且親娘死了,有了個後娘。

但好像她並沒有從這個女人身上感受到一點善意。

甚至她感受到的隻有強烈的恨和殺意。

疑惑歸疑惑,還不至於讓她失了分寸。

現在周圍可是有一群人想要她的命。

“許彩蝶,你膽敢傷害厭離!”

蕭厭離這才注意到身側還有個素衣女人,正是剛剛抱著她的女人。

她好像受傷了,手臂上鮮血直流,可她的身影依舊挺拔如鬆。

見她擋在自己麵前,不讓半分。

眉眼堅毅無比。

隻是手中的劍微微顫抖著。

不管她是何人,至少蕭厭離看得出來這個人是真心愛惜她的。

亦或是疼愛她這具身體的原來主人?

蕭厭離握住她的手,嗓音清脆悅耳。

好似三月鶯啼。

“劍借我一用。”

在葉素兮驚愕的眼神之下,她拿過軟劍。

紅衣少女手持軟劍,眼神瞬間變得淩厲無比。

似乎她手中拿著的並非一柄劍,而是整個天下。

“你站我身後,這次換我護你。”

她順手將葉素兮攔於身後。

那眉眼之間的桀驁與張揚儘顯。

葉素兮從未見過小主人這副模樣。

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了那個無所不能的女戰神。

任憑臉上大塊紅斑也絲毫不能掩蓋其風華。

“蕭厭離,你一個廢物,還想和這些三段武者一較高下?簡直是癡人說夢,這個傾安城誰不知道你是個廢物。”

蕭思然聽到她的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蕭厭離眉頭微微皺起,一個小毛孩?

記得沒錯的話是叫蕭思然。

她作為高武家族的掌權人,三十歲登上巔峰。

心態可不是這個十五歲的小孩可比的。

隻是冷眼掃了那說話的少女蕭思然一眼。

繼而專注應付這些家奴。

她的劍十分迅速,招招都是殺機。

對於她而言,他們都是以下犯上的家奴。

在高武家族內,膽敢將武器對準家主的人。

下場隻有一個。

就是死。

何況這些人似乎也並沒有想留她一條活路。

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當速度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任何花招都是無用的。

她所修煉的那都是殺招!

蕭厭離的劍招快準狠。

周圍圍觀的人似乎還沒看清局勢,還以為她是那個廢物蕭厭離。

他們可不相信,這一個廢物可以打過這麼多武者。

“五年前她就經脈儘損,丹田破碎,不然聖天學院又怎麼會將她檔案退回。”

這件事可謂是滿城都知道。

當初她有多風光,此後就有多落魄。

從人人驚羨的天才少女,一夕之間淪落為人嫌狗棄的存在。

“對啊,在這天武大陸,想要成為人上人,沒點修為怎麼可能。”

“我賭她在那些人手下過不了兩招,就趴在地上了。”

“我賭三招,那些家奴可都是武者三段。”

“我做莊,就地開盤。”

有人看熱鬨不嫌事大,就地做起了狗莊生意。

押蕭厭離贏的賠十,而押家丁的則是賠三。

這擺明都不看好蕭厭離。

因此沒一個押她。

“一百金葉子,我押蕭姑娘。”鬼胎,唯有那素白衣衫的女人是真心待這蕭厭離。葉素兮抱著蕭厭離的屍體,心中悲痛萬分。她回頭帶著赤紅的眸子看向這母女三人。“我沒求你們來!”她聲音冰冷無常,心中淒涼無比。若是主人還在,小主人又豈會落得這般田地。“葉素兮,你敢這樣跟我娘說話?”蕭思然伸出塗著淺粉丹蔻的手指,指著葉素兮嗬斥道。“你不過是個暖床的丫頭,我尊你一聲姨娘都是客氣的了,你可彆給臉不要臉。”她頤指氣使,抬著高傲的頭顱看著葉素兮。圓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